關於部落格
  • 1014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人都是會變的。


(2006年在日本武道館的演唱會所演唱的YO。)
(身邊的DVD是有中文歌詞版本的,可是我懶得轉格式,就在網路上轉過來了...)



這首YO!是在1999年發表的,那時候的我才幾歲?喔─正是高中時期,這幾個男人在那個時候也是高中生,1999年專輯裡的嗓音顯得青澀,反覆的錄音跟修飾,讓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時,忍不住也皺了眉頭,太吵了,實在。

昨天不經意看到他們2007年在日本的演唱會視頻,最後的一首歌便是這首重新編曲的YO,比起其他歌曲,這首歌還是吵了點,類似吶喊的rap也比較不能完美呈現他們的嗓音,少了點「once in a life time」合唱的協調,也沒有「很漂亮吧」這首歌的甜蜜慵懶嗓音,但我很喜歡他們在演唱會唱這首歌,過了八年,不論是rap部分,還是wan跟hyesung唱的那幾句,都可以聽得出來青澀的嗓音變圓潤了,少掉錄音的反覆修飾,正巧符合了這首歌嘶喊出一切的氛圍。

1999年的MV裡,M頂著一頭過染的黃髮,演繹出叛逆少年的模樣,歌詞說出高中生所謂叛逆的心聲,2008的現在,也許是自己的年齡使然,聽他們在演唱會唱這首歌,反倒是嚐到了一股成熟帶點苦澀的滋味,歌詞裡敘述的不再只是高中生對週遭環境的心聲,彷彿已經轉化成自己在面對苦悶的發洩。

這,是我這兩天聽的歌。

差很多吧?跟我平常喜歡聽的歌。

人都是會變的。

譬如說,我其實很少喝咖啡。

印象中的第一杯咖啡,似乎是在冬山河畔咖啡店打工的時候喝的,喧騰的午后擠著大批的觀光人潮,花花綠綠的人影在遊樂場中穿梭,童玩節的鼎盛時期,利用暑假在咖啡館打工的我,對於咖啡的印象,就在人潮、艷陽和忙碌之中既定。

而後幾年,即便是常去的植夢,我也難得喝咖啡。
沒什麼特別原因,對咖啡少了點幻想,再加上我不愛熱飲,不嗜甜的我對於冰咖啡裡的糖有點反感,也就這樣少了點品嘗咖啡的慾望。很奇妙的,最近卻喜歡上黑咖啡(當然是有某個特別原因)。尤其是空腹時。與其說是喜歡上咖啡,到不如說是喜歡上黑咖啡刮過胃部的感受。

那天,植夢調了杯蘭調咖啡給我,加了點酒(白蘭地?),奶泡上灑上一點點的巧克力,我很喜歡。雖然喝酒的次數就那麼兩次,但因為那兩次都是參加以前公司的聚會,應酬的場面也讓我有機會測試一下酒量,第一次喝酒的時候,被灌了混酒,威士忌、高梁、啤酒混著喝,喝完也沒怎樣,於是我以為我的酒量不錯。第二次喝酒是離開公司的歡送會,既然是為我而辦的歡送會,不喝似乎也說不過去,印象中似乎只喝了三杯啤酒,那次很清楚地感覺到些許的醉意,自此之後我有些不確定我的酒量到底如何。

那天,喝完那杯蘭調咖啡回到家後,全身開始發熱,趴在桌上睡了快一個鐘頭,我想,要不就是植夢暗自加了很多酒,要不就是我的酒量真的不怎麼樣....

人都是會變的。

譬如說,我開始質疑起初衷。
其實這句話才是重點,也是這首歌停留在我耳邊的原因。
唉。
再給我一杯蘭調咖啡吧?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