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014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如何~我今天表現的還不錯吧~

寫著寫著,想著想著,邊看著你的字跡、照片,
天色就這樣漸漸地亮了,粉紅色的天空漸漸出現在窗外,
我和你,又近了一點。

徹夜未眠,一個人去搭了客運,
腦海中浮現的竟然是一個人隻身前往淡水山上的你,
那樣的形象太過孤寂,
孤寂到我無法自止地在客運上哭泣,
這樣也好,
如果在前往的路上,我就耗盡了今日淚腺的額度,
或許,到了見到你的時候,我就能給你一個微笑,送你走最後一程。

事實證明,淚腺額度理論是正確的。
如何~我今天的表現還不錯吧~

進到拜飯區,看到你的牌位,
就這樣靜靜地擠在眾多牌位之中,
沒有你的照片,當然也沒見到你最後一面,
所以一切顯得極度不真實,
因為這樣的不真實,我的情緒一直是在控制中的,
若不是SB帶了你的照片,
我是有把握不掉一滴眼淚,只給你微笑的。(可惡的SB!)

你看到了嗎?
好多好多許久不見的同學,大家奔來送你最後一程,
你看到了嗎?
好多好多平時開朗的同學,眼角泛著淚光,給你帶來祝福,
你看到了嗎?
你看到了吧。

捻香後,大家聚到休息區,芬羽打電話來說你留了東西給我,
小沙跑出來找我,說你留了東西給我。
我其實知道是什麼的。
為什麼知道?
凌晨的時候,我不是在翻你從以前到現在寄來的信件、照片嗎?
我想起你曾經帶來那一袋我寄去的信件,
知道你總是貼心,把這些信件妥善地收著。

是小花妹妹整理出來的東西?
還是小花整理留給我的?
我這麼追問著小沙。

你知道的,這兩種意義不同。
我暗自期盼是妹妹整理的,
而不是你整理的。
你整理的,代表的是,你早已下了要離開的決定。

到了休息區的時候,大家或坐或站地圍著聚著,
我看著桌上那袋信件,真的是有點顫抖地提起,
妹妹說,是你整理好的。
打開了提袋,一封又一封這幾年來寫給你的信件、卡片、小東西。

花,
我雖然記憶不好,
但我有發現到,
那袋信件跟上次你帶來我家的那袋不一樣,
裡面有兩樣東西不是我寄給你的,
一個是有著我們在五峰旗合照的miffy相框,
一個是一疊照片,一疊我們打個案時期的照片,
那疊照片裡有我凌晨在家遍尋不著的照片,
你留給我了。謝謝你。

花,
如何~我今天的表現很不錯吧~
放心,或許有那麼一點故作堅強,
但看到那麼多朋友因為你而齊聚,看到他們泛紅的眼眶,
不知怎麼的,我真的只想給你微笑,
也真心地為你感到開心,
你感受到了嗎?大家對你的心意。
跟妹妹說了幾句話,我總是想表達對她的安慰的,
腦海裡也總是浮現你提起妹妹、家人的那種神情。
也很謝謝你的摯友,牛,
我在寫東西給你的時候,牛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,
只簡單地說了幾句話,但很直接地被安撫了。

花,
如何~我今天的表現很不錯吧~
看到了我的笑容了嗎?
9/4你的告別式,先預告,我也是需要發洩的。
那天,別跟我索取我的微笑。
但,你知道的,
不管是眼淚,或是笑容,
送你的心意不變。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