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014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‧‧‧‧

這樣的舉動,同樣運作在你留給我的那些信件上。那天,從你妹手中接過那袋信件,一封又一封從大學、入伍、出社會到病的信件,拿到的時候,老實說,是有點生氣的。
(唉─我怎麼這麼愛生氣的阿~)
人走了,留下一堆我曾經寫過的信給我,這算什麼啊!隔天早上,姊姊關心我的情緒,對於這些留下的信件,她說:「或許小花是希望你好好珍惜曾經有的這些記憶吧。」

是這樣的嗎?

今天晚上,把這幾年來寫給你的信,一封又一封拆開來看,把另外一堆你寄給我的信也一封一封拆開來看,頓時之間,一來一往過往的記憶不斷地浮現,放心,我沒哭,沒什麼好哭的,不是嗎?

嗯。反正你也不能告訴我答案,我就這麼自以為是的認定了吧。認定了你留下這些信件,是要我好好珍惜曾經有的這些回憶。管你是不是這個意思,反正我就是這麼認定了,反駁無效,當成是你不信守承諾的處罰。我已經很好脾氣了,你自己說說,你寫來的信,寄來的書,裡面提了多少次說要當一輩子的好朋友?哪來的一輩子?哼─

唉,你知道的。如果我手足無措就會用裝傻、生氣來掩飾的。

那堆信件裡面,有某年你包給我的11元紅包,有你喜洋洋地說受了我的影響,在母親節那天送了媽媽一個Kiss的信件;那堆信件裡面,有個玻璃瓶,沒想到繞了半天,這個玻璃瓶倒回到我身邊了。我的painfly還好好地掛在牆壁上,對我來說這是個紀念。因為不服每次都被你們說我不貼心,於是事先做了這個東西,在玻璃瓶上貼上你們的暱稱,你的是fireball,我的不用說當然是painfly,在結束個案的那天晚上送給了你們,好吧好吧─你還好好收著,我還是挺感動的。


既然你的fireball回到了我手中,放心,我會好好收著,
包含所有的回憶,好好的收著。

有一年SB生日,你臨時打電話來說,想跟SB來宜蘭走走。於是在內埤海邊照了這張照片,我很喜歡這張照片的。笑得異常燦爛的兩人啊!

移植前你來宜蘭走走,不顧媽媽的擔心來了宜蘭,我成了讓你媽媽擔心的幫兇,卻是一點也不後悔的,腦海裡浮現的其實是幾米的一個繪圖,文字寫著「請暫時忽略我身體的安危,關懷我心靈對自由的渴求。」感覺得到那時你的心情,在海邊給我們看喜克曼管的你,電話那頭跟我說著移植後血液、血緣困擾的你,現在想來那些個不安惶恐的心情,你一直是一個人默默承受的。唉。


移植後你來宜蘭走走,看了照片日期,才知道原來是今年4月份的事情而已。

要從富邦離職的那陣子,某個早晨接到你的電話,那個時候我就該察覺你心中的壓力的,貼心如你,若不是心情壓力大到一個程度,怎麼會在早晨打電話給我,我趕著上班打卡,匆匆地跟你話別,到了辦公室才抽空打電話給你,談了好久的我們阿,到最後你說,心情好了許多。我不該相信你的。

我們好像不是天天聯絡的那種朋友,
不過只要我們遇到生命中的某些事情,
總是會想起彼此,
總是會想要跟彼此分享、訴苦。

你曾經說過的話,這段話算是最有良心的。(笑─)

於是乎─
要離職了,我跟你會報,
想進NPO工作,我跟你會報,你總是給我支持。
於是乎─
交了女朋友了,你跑來跟我會報,
要入伍了,你跑來跟我會報,
退伍了要進富邦了,你跑來跟我會報,
順便跟我說一堆我永遠搞不清楚的財經名詞,
生病了,原本隱瞞著不說,被我念了,
後來乖乖地傳簡訊打電話會報病情。

一直以來,不都是這樣的嗎?
怎麼這次面臨生命的抉擇,完全不打商量了呢?
唉。我知道的。
生命得自己去面對,但還是忍不住想埋怨你的。
又或者,埋怨起自己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