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01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入睡,帶著海風中的愉悅。

凌晨 3 點 28 分,回到家中。

今天的心情很適合海邊,全身的細胞渴求著夜晚的氣息,
「出去走走吧出去走走吧!」這樣叫囂著。

在植夢進行著蘭調的討論,今晚是耐人尋味的一晚,落座在慣坐位置的我們:
一心多用關注著球賽結果的塗董,享受著家珍頭部按摩的音伶,縮在座椅裡的osufi,總是在櫃檯監聽(?)參與的子偉,不時出現搞笑(?)的阿良,一隻忙著social的花貴貓,和一尾需要擁抱但狠堅強的魚......

這是今晚的聚會對象。
喔─當然,還有我。

今晚討論了什麼?呵─我不打算做會議記錄,所以,不提了。
只是該寫的還是要寫的,因為,哈哈─截稿在即。

關於那些擁抱,倒是有話想說的。

認識我久了點的人可能知道,我其實不喜歡皮膚接觸,熱熱的體溫和毛髮都讓我不寒而慄,所以我沒辦法享受按摩的樂趣。

但其實,這幾年來,這樣的習性改變了許多,如果自我檢視的話,唯一能說通的理由,是我對人的隔閡,在某個程度上來說,減輕了一些。或許應該說,擁抱對我來說,是很能傳達情緒的一個動作。

在植夢的那個擁抱,想傳達自己的支持。
在西門町的那個擁抱,想傳達自己的關心。
今晚,在植夢的這個擁抱,讓我想起了和一個朋友的約定,
「給我一個擁抱吧!」
在電話裡的他,這麼說著。
這個擁抱,始終沒有給出。
提出這個要求的他,索求的,其實不是擁抱,是透過貼近而感受的支持吧?
那麼,少了擁抱,他能感受到我的關心和支持嗎?無解了。

結束在植夢的蘭調討論,任性地抓了3人往海邊前進,在高架橋下漆黑的道路上,聊著,很是愉快的夜晚。

接近午夜的內埤海邊,熱鬧依舊,漆黑的海面上綴著釣客的螢光浮標。
甩竿,拋擲,一道道綠色螢光的圓弧線,墜入漆黑海面的懷抱,點綴著,燦爛著。

堤防上雖稱不上人聲鼎沸,跟安靜也絕對扯不上邊,但這樣的心境適合這樣的聲響,因為,我也打算恣意歡笑以及說笑玩耍。

塗董拿出單眼相機,混著強烈的路燈拿我們的影子和她的鞋子當model,什麼?妖艷的動作當然是沒有,搞笑的照片倒是有。海風不粘膩,甚至稱不上強勁,溫和地恰如我今晚的心境,談起生活、工作、買房、態度的我們,帶點愉悅的滿足,帶點談心的喜悅,是這樣一個難忘的夜晚。

把這3人分別送回家的我,
1個人開著車,
獨自在無人的宜蘭街道上晃了幾圈,
很安靜,
很平靜,
凌晨 3 點 28 分,回到家中。

入睡,帶著海風中的愉悅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