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01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低潮、自我與藏匿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後半年的自己,在個性上有了許多變化;
接觸到死亡、人性,因此更加看清了自己。

我知道家人、摯友某個程度上來說,
多少替我開心現在的轉變,
扯掉了過度的極端與莫名的堅持,
知道這世界上沒有永遠的絕對。

某個程度上來說,
我也喜歡這樣的改變。

但,也就只是某個程度上來說。

扯掉了長期以來堅信的信念,
自我,又剩下些什麼呢?

於是,
莫名地,茫然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前陣子,寫下了這麼一段話,
2008年,神奇的一年,第一次,我徹底地不喜歡自己,想將自己藏匿,不想讓任何人看見這樣的自己。

始終挺喜歡歷史小說、歷史劇,已經忘了是那個朝代那些人物,(估計應該是二月河雍正裡面的一段),只記得一位剛正不阿的臣子問皇上說,明明知道那人品格不正,手段不光明,為何要縱容?

「水至清則無魚」皇上這麼回答著。大抵引用的意思是剛正不阿的臣子可以不留情面的查弊稅掀幣端,但有些事情卻需要手段柔軟的人去辦。

我喜歡二月河筆下的雍正。
剛正不阿,是非分明。
從這點,大概也可以看出長期以來我個性中的端倪。

「妳的人生,是一道又一道的是非題。」姊說。

嗯。仔細想想,是這樣的。
我的世界裡,非黑即白,不允許任何灰色地帶。
某些方面,這種特質幫助我快速決定,任性前進。但相對的,過猶不及,有時候就成了剛愎自用,多了任性而失去了彈性。 

 

亮麗的、光采的,飛揚的自我,總是容易接受;但,要接受低潮的、灰暗的、無力的自我,對我來說,有點難。

我習慣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找出原因,檢討,改進。

所以當我找不出原因,也就無從改進。於是手足無措,於是逃避。

「有時候,就是無來由的低潮。」有位社工朋友在我因為找不到低潮原因無助憤怒時,這麼跟我說著。

「那怎麼辦?」我疑惑、緊張地問著。

 

「不怎麼辦。」,社工朋友笑笑地看著我,「接受這種莫名奇妙的低潮,相處,沒有什麼大不了,這種東西是一種週期,低潮過了,就會回到熟悉的自己。」

昨天在咖啡廳裡,像是約好了一般,早上、下午各自遇見了兩個朋友,早上碰見的這個朋友,長我幾歲,獨立、溫暖也似乎收斂了許多脾氣。許久不見,說著這一兩個月來的心境轉變,得到的回應和社工朋友幾乎一樣,學習著跟低潮的自我相處,懂得拒絕,懂得愛自己。

「妳很喜歡圓滿喔?」這朋友說。

是的,我很喜歡圓滿。
不自覺地追求圓滿、美好、溫馨的境界,但這世上沒有能夠準確畫出人生大園的圓規,於是當我看見兆博的那件青瓷作品,在海邊瞥見被車輪分割的海天山色,感受才會特別深刻。

圓滿,就不圓滿了。

類似的話,前陣子似乎就已經說過,信念建立之前,大致上就是這樣反反覆覆地質疑、思考與確定。

至於下午碰見的這個朋友,勇敢、感受細膩也同樣學習著如何平復情緒,同樣聊了很多。回到家,碧傳來訊息,看了另一位朋友留的字,才發現孤單感、自我、低潮、藏匿,其實真是常見的普遍。


寫著這些話的現在,忍不住輕笑了起來。
能寫出這些拉里拉雜的感受了,某個程度上,也沒什麼大礙了。

只是想跟有孤單感的那個朋友說,
低落就低落吧,
莫名的低落或許就像是不請自來又喜歡惡趣味的那種小孩,
要是我們越在意,
越是摩拳擦掌想趕走它,越是咬牙切齒地急著想排解,
就越是中了它的脾胃,
就像這朋友寫的,「低落的空虛或許過段時間就會消失」,
就像我那社工朋友跟我說的,就好好跟低潮相處~

頂多,想飛踢人的時候,我始終在這裡等著。(嗚。)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