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014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而我感謝你,我親愛的朋友。

在即將結束的2008年裡,
發生許多轉捩點的2008年裡,
我開心著2008年的結束,
但潛意識裡,或許帶點不捨,
對於2008年。

不捨?
不捨什麼?

不捨2008,
我們共度的最後一年。

2009年,我繼續存在。
而他,
對於不相信靈魂存在說的我來說,
已隨著喪失的體溫和停止的呼吸,
完全地消散。

這世上,果然錯過了就難有追回的機會,
始終掛念著,他索求而我沒有給出的那個擁抱。

真是想你了。我親愛的朋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剛開始,房間裡放著遺留下來的相框、照片,一如他的身影、回憶始終在腦裡盤旋不去,我以為我能哭著發洩,也能笑著說起,就是最好的面對。

現下看來,那時的自己,其實深陷在其中。
逼著自己把臉面向事實,逼著自己張開眼看著,扯著嘴角笑著,放任淚水恣流,但始終沒有適懷。

沒有適懷,對於F的離去。

跟老姊長談過後,收拾起原本就已經混亂地到不行的生活,也把所有跟F有關的東西,通通收進一個大紅底綴著小花的紙盒,跟著F這些年來送來的那些書,一起放在書櫃的第3行第2列,束之,高閣。

有一陣子,強迫自己撇開眼,不去感受。直到自己忽視在書櫃裡紅得燦爛的那個紙盒。

過年期間整理房間的時候,擦拭著書櫃,掀開了紙盒,拿起一張大一還大二時,在班上卡拉OK大賽上的合照,忽然真正意識到...

如果,F沒離開這世界,我就能繼續擁有一個能恣意搭我肩卻不會被我踢飛的麻吉;如果,F沒離開這世界,財務知識=0的我就能夠擁有一個理專;如果,F沒離開這世界,或許幾年後,我們再回到內埤海邊,手裡挽著的是分別屬於自己生命的另一半,在海灘上笑鬧著的2個小家庭,笑鬧著想起多年前的我們,曾經在這裡,說起往後分別有小孩後的回憶;我就能再聽到他說著跟媽媽、家人互動的瑣事。

 

當然,這事上,沒有如果。

看著那張青澀的合照,我忽然真正意識到,死亡帶走的無限可能,原來如此的龐大。也忽然意識到,太多時候因為過多的世俗觀感,或者自己的習性使然,讓我錯過了多少東西。

死亡帶走的無限可能,和讓我錯失許多東西的自我習性,這兩樣東西,讓我極度想改變,想活在當下。

於是,當我在房間那面貼滿照片的牆上,放上了和F的這張合照。從強迫自己感受,到強迫自己不感受,到現在,站在照片牆前,看著F和我的合照,在新疆、蘭嶼、家人、朋友、手繪畫等眾多照片中靜靜待著,不自覺地淡淡笑著,感受到回憶靜靜歸位的靜謐。

我知道,當我想起你,F,或者還是喊你小花,即便還是有些不捨,但,已然適懷。


而我感謝你,
用生命教會了我,活在當下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